补签期间用人单位该不该支付双倍工资

  • 时间:

【住院女子被殴致死】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 19 版)

雲曉燕表示,法律的目的不是懲罰,而在於引導、規範整個社會關係。用人單位在第一次勞動合同到期後,雖未依法按時與史某簽訂勞動合同,但基於雙方合意,合同已補簽到不法行為發生時,立法目的已達到。故史某要求公司支付雙倍工資的仲裁請求,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

日前,史某和某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一起來到內蒙古包頭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雙方因為補簽勞動合同該不該支付雙倍工資爭執不下。

勞動合同到期,用人單位未依法簽訂勞動合同,而後補簽勞動合同的,補簽期間用人單位該不該支付雙倍工資?對此,包頭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院長雲曉燕認為,勞動合同法規定的關於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資的條款,是對用人單位違反法律規定的懲戒。如果勞動者自願且知曉補簽的勞動合同覆蓋未及時簽訂勞動合同的期間,雙方已經合意進行事後補救,就不應支付雙倍工資。

在本案中,公司向史某送達簽訂勞動合同通知書中寫明:“本單位決定與史某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限為三年,合同起始時間為第一次勞動合同期滿之日,即2018年2月24日”。而在雙方補簽的勞動合同中,也註明合同起始時間為2018年2月24日。史某雖稱合同補簽行為屬公司單方的意思表示,但沒有出示有效證據證明補簽勞動合同系用人單位單方行為,或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致使該勞動合同無效的情形。因此,當史某同意第二次合同已經將未依法及時簽訂勞動合同的時間段予以覆蓋的同時,即視為史某已同意放棄由此發生的懲罰性賠償權利。

據瞭解,史某於2016年2月到該公司工作,並簽訂了兩年期限的勞動合同。合同到期後,史某還在原來崗位工作,公司也按月發放工資,但是一直沒有續簽勞動合同。史某認為,按規定公司應該在沒簽合同期間給付雙倍工資。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則表示,公司由於客觀原因,沒有及時與史某續簽勞動合同,但在2019年3月向史某發出了簽訂勞動合同通知書,打算與史某補簽勞動合同,史某也同意了,因此不同意史某的要求。

众星悼念高以翔众星悼念高以翔高以翔去世湖人vs鹈鹕孙杨事件现场视频高以翔女友飞浙江作家宫洁民去世众星悼念高以翔高以翔去世国台办新任发言人范冰冰美杜莎发型男性保护令住院女子被殴致死范冰冰美杜莎发型贾跃亭再次致歉高以翔死因公布杨紫王俊凯唱K全球IPv4地址耗尽微信上可登录QQ湖人vs鹈鹕发现恐龙新物种为母校捐赠10头猪湖人vs鹈鹕追我吧结束录制众星悼念高以翔詹姆斯33000分发现恐龙新物种美国白宫短暂关闭微信上可登录QQ尹正蒋梦婕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