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里面都不做的

  • 时间:

【郝蕾宣布离婚】

魏建軍:站在全球化的高度看,把品類適度的擴大是合理的,因為現在汽車產業,行業裡面也在交流,平臺化、模塊化、共通化。現在中國SUV就是加高後的轎車,儘管從技術的角度考慮或者安全性的角度考慮,中國的SUV真正意義上做到高安全了,但是油耗高這是個劣勢,而轎車低重操作會比較好,也就是說今後全球化一定是把平臺化、共通化放大。

投入如何控製成本,我們也是很註意這方面,我們在銷售收入比研發費是3.75%,實際上就按我們在中國投這點,我們認為現在已經超過了BBA的投入了,因為你怎麼算這個賬,他們公司研發費裡面70%是人工費和差旅費,所以說不要聽他們瞎吹,我們投入3%就比他們效率高多了,我們工程師比他效率高。所以我們認為投研發是最合算的,在中國等人工漲特別高的時候做研發就不合適了。

關於怎麼看自主品牌,這個話題很難講,比如自主創新,應該把“自主”兩個字去調,自主是因為我們以前太差,現在還談自主就覺得我們不是太狹隘了,我們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司。因為體制不同,發展路徑不同,每個公司的背景不一樣,不好說。但在研發方面,我們肯定要依靠自己,掌握核心技術。

國外的法律法規方面,就是需要環保、員工的勞資關係等,變得非常複雜。實際上中國的企業,到國外去非常不。基本上我們的原則是用當地人,到哪去都用當地人,以中國員工代理。因為中國人做事風格和做事文化、想法,讓純國外人主政的話落地是很難,包括跟總部的溝通,我們建立這些,現在的階段,主要是各國各地區的戰略,主要是在前期做的事,基本上叫七大工作,主要是產品的對競品的研究,產品研究,市場研究,一共有七大項工作要做,實際上是把全球的面臨的目標市場綜合起來,

魏建軍:差別不大,它決定於這個車為什麼那樣做,想空間大,電池放得多,續駛里程長,把軸距拉大,就是我們說的腳印面積,拉大了,從結構構成上就要賠錢。拉大很簡單的東西,跟我們蓋房子一樣的,學橋梁的,學建築的跟造車沒有什麼區別,跨度大要加梁,要得重。所以說那種說法,我們不是太認同,我們會是電動,和以前的發動機小型化理念,前期的也很小,所以未來我們會電動先行。轎車或者傳統燃油車,從未來看,國際市場需求還是很大,像東南亞SUV就活不下去,還是以A級轎車為主,銷量比較大。

比如說北京市場,很多北京用戶覺得買燃油車希望不大了,退而求其次在就想五環以外用車,所以我們的乘用皮卡在北京市場火得不得了,11月份預計能賣到4000輛。另外市場消費升級的趨勢也是非常明顯,以前長城做皮卡一直讓著日產,他們是高端,但我們這次推出“炮”之後,不僅全面,而且符合國六、還有汽油版,在高端市場壓制競爭對手了。這一角度來說,我們真正的價值不是賣了多少車,而是確立高端皮卡的地位。上個月長城皮卡的市場占有率做到了41%,一年的銷量大概不到40萬,不算很多,但對我們長城汽車來講很重要。

魏建軍:我認為做品牌應該加幾個字,可持續的品牌,不可持續就不算一個品牌。我覺得造車新勢力應該對我們造車界應該有更多的尊重才行。我最近一段時間發現,互聯網造車開始尊重傳統造車勢力,因為他們確實有點冒進。我覺得實際上是不是新勢力不重要,還是個模式問題,在歐洲這麼多的小眾高端品牌掙錢的也多,不是新能源,跑車什麼的也能掙錢。

網通社:轎車未來可能會單獨在哈弗這?

網通社:長城汽車之前提出“專註專業專家”,專註在SUV領域,走到今天做得非常扎實,穩扎穩打。但也會帶來一個問題,尤其是做到100多萬台想繼續往上走,國際化可能是很重要的方向。但是同時MPV市場,轎車市場也很大,單靠SUV是否可以做到200萬的體量,如果進入其他市場的話,轎車只在電動領域還是傳統燃油車上,還有MPV市場是否可以先進入?

根據我們判斷,可能在2020年就會迎來電動車爆發期,屆時我們車型構建也會產生很大變化,長城汽車旗下四個品牌下一代主流車型裡面都會含有新能源車型。

關於讓利不讓市場的事,我們保定做生意有一個老話:寧可乾著也不能坐著等,資本市場應該更尊重這種說法,讓利我還活著,不讓利我死了市場就更難拿到了。所以低谷時期,我認為是有好處的,就是只有低谷才能創新,天天不用費勁就能掙錢,還創什麼新,這就和人的生老病死一樣。以前長城利潤好的時候100多億,而且的數據是非常真實的,但掙錢並不意味著企業多麼健康,所以是讓我們的思維產生了很大的變化,讓公司的治理做了很多改革。一直是在變革當中。以前都說我們長城利潤高是因為我們控製成本能力強,實際上不是那麼回事兒,今天我們的控製成本還有很多浪費。讓利不讓市場,最終的結果是你有了很多變革,節省了很多效率,所以我們依然會有比較好的財務表現。

魏建軍:皮卡我們並沒有看得那麼樂觀,因為我們是皮卡起家的,這個市場我們呼籲了20年沒有放開,實際上越來越緊。國家為了促進消費也在呼籲皮卡的放開,只是呼籲,並不是強制性的,這個市場有機會,也跟國家政策有關。別看我們皮卡生產的不錯,實際上市場真的不大,我們做皮卡,開發的“炮”,都是針對全球行動,不僅僅是中國。我們的皮卡這個品類為緊湊型品牌,全球一年320萬的銷量,全球銷量主要在中國、東南亞、阿拉伯、澳洲、非洲、南非等一些國家,針對海外和國內用車方式的差異我們推出了版本的車型,比如“炮”有乘用、商用版,還有一個越野版以後會發佈。當然我們也要將皮卡像做乘用車一樣做,不管是動力、舒適性、智能化,“炮”的這三個版本就把我們的主動安全搭載了。

實際上中國真正在汽車圈子裡,我覺得有背書的多,實戰的太少。真正怎麼做是外國人說了算。我們汽車圈人流動性也不少,新勢力也給了很多機會。不好把握,這是今後最重要的課題,就是公司治理和人才。

新勢力這一塊我認為今後做好了也有機會。現在新勢力處於的階段比較艱難,合作找不到新的模式,比方說像我剛纔說的車聯網自動駕駛,自動駕駛要是沒有批量,這個命題也說不過去。這裡面今後還有很多學習的內容,要配合起來,要是跟某個公司共平臺,開發出來一臺可以開300、500公里,都可以搞,如果可以裝研發費就少很多,車的平臺如何構建,要建這樣的平臺和你自己打造一個平臺,這個成本是天壤之別。所以說應該跟傳統企業合作,我們就掙點研發費,可能比大家做的好。

網通社:剛纔魏總談到電動先行,今年整個新能源汽車市場出現了首次負增長,和車市整體是相符的,補貼退坡。長城在新能源電動車方面似乎只是歐拉在發力,接下來長城在電動化這塊的佈局,包括歐拉、WEY、哈弗、光束是怎麼樣的藍圖和規劃。另外今年整體車市不好,自主品牌出現了特別明顯的分化,長城是比較有代表性的逆勢上揚的企業,但其他很多自主品牌市場斷崖式的下滑,您怎麼看。剛纔你提出一個觀點我很贊同,長城讓利不讓市場,但我覺得這是不可持續的,這對長城也是一個挑戰,畢竟長城也是一個上市公司,您怎麼看?

當然,我們只是去了俄羅斯,下一步還有印度、美國。包括歐洲,現在主要做的還是市場調研,品牌的規律等等工作,關於工廠問題,或者是用什麼模式做多大規模,這都是非常有挑戰的事情。做規模小的都是賠錢的,除了去養他,做規模大風險就存在很多。所以我們也在是,剛纔談到公司治理,然後很多模式要變化,包括海外風控怎麼做,內部的激勵機制怎麼做,現在有眼光的人很願意到海外去鍛煉。

2019年長城汽車(601633,股吧)從哈弗500萬輛到WEY品牌的三周年過程中做了很多事情,在“新四化”層面上和全球化上有很多動作,同時在車市下行的情況下長城汽車的經營業績穩健。廣州車展前夕,網通社對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進行了專訪,對於未來發展他表示:2020年可能迎來電動車爆發期,屆時我們車型構建會產生很大變化,長城汽車旗下四個品牌主流產品中均含有新能源車型。

網通社:現在大家不是說為什麼出海,是怎麼出海,中國市場已經到這個程度上了,你必須出海,跟30年前豐田本田是一樣的事,跟韓國是一樣,他們成功了,我們也有機會成功。現在出海的策略又不是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兩年歐洲,三年美國,最大的挑戰和可執行性到底有多大?

魏建軍:長城汽車規劃產能的時候,往往不按照行業里正規的綱領,我們基本上是去掉1/3來算。我們有好幾個工廠,像我們年產12萬輛的工廠,我們可以乾20萬,將來再往上擴充,是這樣的模式。

網通社:有一個燃油車的平臺和純電動車的平臺,一個放電池,一個放發動電,還是不一樣的。

魏建軍:全球化怎麼出海,全球化不是意味著高端化,不是這個概念,我們在其他國家,像歐洲、東盟、印度、南北非、歐洲這些,都是哈弗、皮卡組團去打市場,怎麼出海,這個實際上也確實要做大量的工作,和國內的思維完全不一樣的。

魏建軍:電動化雖然在今年退坡壓力很大,長城汽車反而沒什麼壓力,因為我們純電動品牌暫時只有歐拉,銷量基數少。在新能源領域長城汽車沒有選擇,必須要走下去,而且一定能走好。但是我們不會那麼的激進,比如在什麼時候把燃油車停售;但長城汽車的電動化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不管是WEY、歐拉、皮卡,都在向電動化發展,雖然現在整體市場並不好,但是未來一定會有一個好的前景,現在有很多技術在創新,像材料技術,生產工藝,創新速度是非常快的,今後做電池,成本也會快速下降,工藝流程也會更簡單。和燃油車相比,電動車成本差異最大的就是電池,這一塊能降下來,要有很大的突破。

我們覺得日本的做法特別值得我們借鑒,日本的出海也是讓美國人逼的,當時也是因為貿易逆差導致的。不像中國,中國踏踏實實的做,我們就一個政黨,沒有巴結誰不巴結誰,實際上更複雜,還要找一下背景,哪個黨派,今後有什麼,是否有潛質,這些東西都要考慮,一旦做不對也會有風險。

在國外,基本上是中國籍員工和國外員工共同工作的模式,當然也都有一個副總裁做公共關係,媒體關係、公共關係都有。大量的工作還是在國內完成,包括實驗驗證手段。全球化是一個過程,不是談一談就行,我們在國外做實驗,我們後期做驗證,前期做驗證是花大量的費用,現在有很多將來實驗驗證按照的這塊,人工智能的辦法來做,可能都變成程序,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魏建軍:實際上品牌帶來的虛榮是有價值的,為什麼買國外的車,大家都需要開一個好車武裝自己,提升自己的自信,這是一方面。但是確實打下了很好的口碑,這是一個基礎,說購買行為,主要是信任,信任才把交易成本交易過程變得簡單,一個新的品牌,外界並不太清楚,出於不信任成本變高或者不交易。

(圖/文 網通社 石瑞)

我們燃料電池投入也很大,就說單體的技術創新,燃料電池我們在全國是最大的,裝備非常全,很多專家去了也是這樣說,這不是說口號,這是我們確實的投入,

網通社:有兩個問題,一個是關於皮卡,還有一個是國際化。我個人理解之前炮是乘用皮卡的市場,不管商用也好,工具也好;您怎麼看待這個市場,包括現在大家說皮卡市場的春天來了,未來皮卡能貢獻多少銷量多少利潤?第二個關於國際化,我個人覺得無論是按照州來說還是國家地區來說,每個地區消費習慣、政策都不同,對於長城來講指定了什麼具體的產銷、人才的策略,我們如何一步一步的推進國際化目標。

這是一套工程,像我們為什麼一直在強調做燃油車,還要繼續深挖,還要把發動機效率再提升,實際上我們背後的想法,我們電動車一定要走出去,但是在欠發達國家地區俄羅斯電動車是不好推廣的,俄羅斯那特別冷,電動車也不好使,所以全球化的話題不是那麼簡單的說一下,確確實實不容易。

再有就是清潔化,我們公司沒有太多的外援,也沒有說靠誰吃飯的資本。像人家做電動車我做電芯,行業裡面都不做的,現在他們有點都想做,但是這個時點可能來不及。我們五年前做的事是按市場化做,而且我今後我們不承諾就用我們自己的,我們一定還得用其他的,我們是希望市場化的這麼一個定位,反正這算是我們掌握的能源方面按照的核心技術。

關於“新四化”的事,我們認為我們投入得非常扎實,我們也有自己的路徑,像我們的自動駕駛,我們在三地開發,中國、美國、日本,在印度主要是做軟件。這個東西不是像外界說的那麼神秘,我們做到什麼程度?包括自動駕駛的控制器都是我們自己做的,從底層、硬件都是我們自己設計的,行業裡面沒有人像我們這樣做。我們的方案構架,從成本控制方面,應該說做的是不錯的,可能我們那套底層的硬件這些東西,會比其他企業會帶來價值。

韓國汽車年產500、600萬輛,大部分都銷往國外,因為國內市場有限,人家是小底子,外圍大,我們是大底外圍小,我們有這麼好的資源,不搞全球化有點說不過去;日本也一樣,日本一年3000萬臺車的銷量,在國內也就是300萬,10%,中國汽車的全球化真的不是噱頭,一定要實實在在的推,我們建廠都選擇在有港口的城市,這就是對未來做的規劃。

魏建軍:你說的非常好,有道理,我們也是不斷地在招人,我們不像國外的公司到中國,我們更多還是到美國用美國人,到歐洲用歐洲人,這種地域化更好。實際上WEY在找一些人,有時候他們也要適度的適應中國。包括未來,長城汽車將來從公司治理上,只要有一幫子對汽車熱愛,對汽車有事業感的人去掌控這個公司,將來不要形成理想化的,不要形成像股份太分散的模式。

魏建軍:轎車我們今後會反向的做,先做電動。現在從宣傳的角度,從這幾年的研究,對專屬的電動車平臺這個命題有點噱頭有點假,事實上專屬不專屬差不了多少。

我們為什麼要做全球市場?皮卡在海外市場的競爭不是很充分,海拉克斯做的是最好的,一年的銷量是52萬,剛纔說全球化,中國的汽車為什麼過得很艱難,就是沒有國際化,市場有限就不能把研發費分攤,包括供應商,經銷商。對比國際品牌,豐田的單車效率最高,像美國品牌就比較低,所以我們全球化;我們越是研究就覺得這個全球化一定要走。

網通社:不知道魏總對新勢力造車是什麼樣的看法?您說中國做高端品牌沒有什麼好的方法,但是李斌的蔚來還是獲得了一些認可,大家都認為蔚來是豪華品牌,但是有的人也認為是錢砸出來的,如果我有錢也可以砸出來一個,這個您怎麼看?

然後每一個車都是一個品牌,從這個角度去看,是應該去做轎車的,去做MPV的。但是我認為這並不衝突,就是聚焦專註做品類品牌,像我們哈弗就是SUV品牌,轎車還可以再叫一個品牌,我們不做混合性品牌。因為汽車跟一個快銷品不一樣,汽車消費一定要看公司品牌,公司品牌強大,才能帶來品類品牌強大,所以我們結合未來的“新四化”,品類也會增加。

現在長城汽車新工廠質量管理用AI的技術來做,這就變得很簡單,有標準比對統計,因為汽車比較複雜,上下游,尤其是供應鏈這一塊,供應鏈的選擇和管控變得非常重要。這是一個持續不斷地提升的,我們也有數據,確實美國車、法系車毛利比我們多,我們現在做到跟大眾,銷售量比較大、車毛利率會小,但是新車會多一點,但是日本車就非常穩健,這是事實,我們確實持續提升國際化脫離不了這個問題。

網通社:這兩年個人感覺,長城汽車的企業品牌和形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外界對長城汽車有誤判,其實我們可以在產品可靠性上做得更深一點,背後支撐長城汽車承諾和品質保障的體系能力還是有待深入的挖掘和傳播的,大家只知道長城很厲害,但是不知道長城為什麼強大。同時在“新四化”上,其實包括奔馳、寶馬、大眾、豐田都在努力佈局,那我們在“新四化”的投入和佈局上是什麼樣的姿態,您真實的想法是什麼?

網通社:未來不管是豪華品牌,不管是時間什麼科技公司,不管是雲計算,我們拋開不說,核心是人才的競爭,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作為企業,人才是用什麼樣的價錢把人才收攏過去。而且最頂級的人才,適合你發展的人才,在短時間內不大可能說是將來來了給你乾一輩子,招攬到的高尖端的人才又是否可以帶出一個人才?

網通社:目前長城汽車在建的產能大概有多少?

蔚来李斌回应一亿年蜥蜴吃麻小韩安冉和婆婆互撕全国5G基站11.3万王晶出庭作证长沙塑胶人工湖广安4女失联内幕2019广州车展王俊凯被黄牛搂肩女学霸夺世界冠军英驻华使馆删微博马云一年套现40亿四姑娘山野生雪豹力帆股份负债加拿大内阁就职女学霸夺世界冠军梁宝寺矿难零死亡中产家庭3320万户美要求解锁iPhone高云翔庭审落泪高云翔庭审落泪女教师失联5天王俊凯被黄牛搂肩一亿年蜥蜴吃麻小峨眉山第一场雪林志玲婚礼伴手礼元旦放假一天6G研发中国开跑裸照威胁女生去世英国王子否认性侵